- 文明天地 ( http://wwmm.cn/bbs.asp )
-- 人文上虞 ( http://wwmm.cn/ShowForum.asp?forumid=66 )
--- 一支桨船出皇甫——记章家钱天顺的故事 ( http://wwmm.cn/ShowPost.asp?id=5504 )


作者:钟振荣
发表时间:2017-10-17 11:15:22

 

 

 

一支桨船出皇甫

 

——记章家钱天顺的故事
 

开心阁主人


 

 

一、飞桨脱虎口

春雨江南,夜色朦胧。古纤道旁,一叶扁舟,如飞向前,年轻力壮的钱天顺,双脚踩动着双桨。小小船舱,坐着一位教书先生,竹布长衫,疏眉朗目,神仪明秀。此时他略显紧张,不时地向后张望。

南边稽山隐隐,北边平畴茫茫。小船沿着古运河,一路穿桥过村,前端的东北方,迷茫中,闪出一片浩渺的水域,快要到泾口白塔洋了。那教书先生轻轻地松了口气。

听,西边有声音嘈杂,隐隐约约;看,后面有火光点点,忽暗忽明。“官船追上来了,快!老钱,转入白塔洋。”教书先生急速地对钱天顺说。钱天顺一挟腋下桨舵,船向北穿过一座拱桥,驶入白塔洋,悄无声息地沿着湖东岸隐暗处,向北滑行。

趁夜追来的官船是谁?原来是清廷绍兴知府贵福(后改名赵景祺),他追的这位教书先生,是同盟会会员章韵锵。章韵锵与徐锡麟、秋瑾是朋友。贵福据陶堰地保密报,得知去年秋瑾案中,漏捕的同盟会会员章韵锵,于沪潜回陶堰,寓于陶堰范钮家。贵福老奸巨滑,先礼后兵,派员用大红请帖请章去绍府任职。不想章韵锵不吃这一套,竟乘雨夜潜逃。贵福恼羞成怒,连夜调双橹官船,擎耀火把,气势汹汹,追踪而来。贵福想我以双橹换班搖,不怕追不上你。故而一面催船夫拚命摇橹,一面沿途搜索,直追至曹娥坝底。这小小桨船怕是飞上天了,竟影踪无觅。贵福垂头丧气,只好空手而回。

“章先生,塘角到哉!”钱天顺的呼唤,使章先生的思路回到了眼前,章先生叫钱天顺到五甲渡口喊渡。不料想对岸渡夫鲁阿炳回应:“四店王(即章先生)关照过,不开夜渡。”钱天顺欲想大声呼喊说明原因,章先生恐有所惊动,制止了钱天顺。叫他将桨船驶往西湖底,俩人合力将桨船拖至曹娥江,撑往吕家埠坝头,再拖进内河。次日晨,平安地到达章家家中。

第二天,章先生称赞钱天顺,称他能舍生为义,与章先生能同船合命,万难之际,表现出非凡忠诚与勇敢。故而,邀请他来章家落户,将家从陶堰搬迁到章家。章先生拨出自己宅边楼屋给钱天顺,并给予一切生活费用。将钱天顺作为得力亲信,桨船成为章先生进出交通工具,风雨无阻,为公众事业日夜奔波。

这一段惊心动魄的故事,出自申屠钟灵(网名:蕞尔小民)之笔,名为《同盟会会员章涤园传记》。章涤园的故事,在钟灵先生笔下,已经是活灵活现。钱天顺的故事如何?待在下再略叙二三。

 

二、家在皇甫庄

  皇甫(音:浦)庄,在绍兴的孙端,皇甫庄四面环水,外出非船即桥,故有“荷叶地”之称。皇甫庄地方比较大,大约有三里建方,素称“鱼米之乡”。所以有歌谣传唱:

“皇甫庄,大地方,九溇五祠堂。要吃鲜鱼、鲜虾,小库、皇甫庄。”

为什么称“皇甫庄”?还有一个传说:很久以前,皇甫庄人都姓皇甫,所以得名皇甫庄。后来因为一个姓皇甫的人犯了事,有可能是被冤枉的,要被抓起来,官兵来皇甫庄抓人。村民为了防止受牵连,所以,村民偷偷都把“皇甫”姓氏改成“范”、“钱”、“沈”的姓氏了。

其实,“皇甫”,是“自此广大”的意思。范仲淹的后代范绍章移居此地,遂以“皇甫”命名,以图吉祥,有范氏自此广大,子孙繁衍不息之意。至今,范氏仍为皇甫庄大姓,人口最多。范氏奉北宋贤臣范仲淹为始祖,在学士溇建造大祠堂,堂号“高平氏清白堂”,每逢岁尾年首,大堂高悬范文正公画像,族人顶礼膜拜,非常庄重。祠内设有范氏义塾(辛亥革命后改范氏私立小学),凡范氏子孙,均可免费入学。义塾有校歌曰:

“姑苏派衍贺湖边,清白家风乐管弦。

设学输将家子弟,忠贞遗族永绵延。”

学士溇,又称“钥匙溇”,因为这个溇底的形状,像一把钥匙。

皇甫庄名胜古迹很多,有贺家池、包公殿、古石桥、荷花池塘、古台门、祠堂等等。有关贺家池的传说,钟灵先生演泽过一个生动的故事,叫做《青山白,炒豆嚼》。传说有一对夫妇在打稻谷,一直都打不完,于是他们把稻谷翻了一遍,要看个究竟,结果在稻谷下发现了两条竹笋,那个男的拿了把刀把两条笋砍了,哪知道那两条笋就是龙的两只角,龙大疼而怒,翻了个身,田地就变成了贺家池。

贺家池之名,大约同贺知章有关。皇甫庄的包公殿,殿后古柏参天,殿前用石板铺至岸边,殿顶设琉璃阁,上点琉璃灯,为贺家池夜间行舟导航。旧时皇甫庄每年在包公殿前演戏,搭的是湖台,半个在岸上,半个在湖里。观众可以在岸上看戏,也可以在船上看戏。鲁迅的外公鲁晴轩,在中举后迁居皇甫庄,鲁迅小说《社戏》的场景,就是在皇甫庄。

皇甫庄的东首,有三间平屋,门前铺着石板。房子的东首,是钱氏的新祠堂,南首,紧靠着贺家池,西北首,是园地。房子的中间两间,以及西首门前的侧屋,就是钱天顺的祖屋。钱天顺就出生这在这里,皇甫庄是钱天顺的血地。

 

 

 

 


作者:钟振荣
发表时间:2017-10-17 17:19:05

 

 

 


 

三、一桨糊六口

钱天顺,出生在贫困家庭,无田无地,撑船为业。性情忠厚,生活朴素,待人笑容礼貌,态度善言谦虚,意志生动慷慨。祖上留给的遗产,就是一条四海为家的浆船。因为家境贫穷,收入微薄,生计困难,所以到了二十三岁,仍然是光身一人。

从现在的眼光看,二十三岁,还是读书时光;二十八九,才是晚婚年龄;三十、四十,才是剩男、剩女。但是,在解放前,一般十八九岁就已经结婚;有钱人家,十六七岁就开始生儿育女;二十出头,就已经属于晚婚了。

一九一三年,钱天顺二十四岁,总算合了本名——天顺,这一年喜星临门,娶了一位新娘,年仅十四岁。十四岁就嫁人,也是因为穷困,新娘的父亲早死,大概是因为劳累过度,丢下了苦命的一母三女,全靠母亲给人家帮佣为生,虽日夜操劳,但仍然维持不了母女四人的生活。这时候,碰到钱天顺单身一人,年轻力壮,四处为家,正好可以做个依靠,于是,就将十四岁的长女嫁给了他。二女儿,则送给了人家当童养媳,因为年龄太小,结婚过早而死亡。

这时候,钱天顺要负担四个人的生活。两年之后,大儿子出生,欢天喜地,取名全福。隔了两年,大女儿出生,菊花富贵,取名菊仙。名字虽好,可惜人依旧穷。顿时,六个人的负担,落在了钱天顺的一支桨上。

那是荒寒的岁月,确实使人难受,为了减轻家庭压力,钱天顺的岳母带着小姨,给人家做帮佣去了。

解放前,人均寿命很短,就是因为生活的苦难。不是劳累而死,就是贫穷而死,有许多儿童半途夭折,所以有“生生一大班,葬葬一田畈”的说法。了解过去的艰苦,才能珍惜现在的幸福。古人说:“宁作太平犬,莫为乱离人。”所以“太平是福”,所以新社会能过上太平日子,是多么难得的幸福啊!

 

 四、落户到章家

 有一年春天,钱天顺的船靠在绍兴,有一位旅客来讨船,要去陶堰岳家,到船中后谈话很投机。据他自我介绍,是上虞崧厦镇章家人,姓章,名韵锵,是民国辛亥革命者之一,从杭州省参议员开会返家,经过陶堰岳家拜访。

章韵锵又问钱天顺的出身?家中负担?钱天顺便照实相告:“家在皇甫庄,出身贫苦人家,祖上没有家产,也无亲戚好靠。如今家徒四壁,一家四张嘴巴,全靠这一只桨船。水上的生意,时清时淡,生活好象浮瓢,风风雨雨,飘飘荡荡,心里总不得安憺。”

章先生十分同情,说:“中国老百姓,实在太苦了,这世道不变不行,应该要革命!”

“对!应该要革命!”钱天顺附和说。

一个要革命,一个也要革命,两个人心志已相通,意气更投缘。

 章韵锵对钱天顺说:“老钱,索性这样,侬就长期给我摇船,这只船就算我包落哉!你话多少铜钿一月?就多少铜钿一月。”

钱天顺一听,高兴地说:“先生喂,真当咯啊!这样顶好!省得我风里来,雨里去,格末就快活哉!铜钿么,侬话多少就多少,先生侬会吃亏我咯!?侬来咚照顾我。”

此后,两个人便以主仆相称,钱天顺为章韵锵作通行脚力。

不久,就出现了开头的一幕,钱天顺独力赛官船,章韵锵风险脱虎口。

钱天顺的忠义可嘉!章韵锵通过这次患难,认为钱天顺是一位难得的人才,是自己得力助手,以后来去进出少不了他,所以决定挽留他住在章家。考虑到崧厦到皇甫庄,路途太远,钱天顺与家人分居两地,生活上不方便。于是,就请钱天顺全家迁居章家,住房由自己提供,吃穿也全部由他负担。

到了秋天,钱天顺一家从皇甫庄移居到章家,岳母、小姨子也一起过来。后来岳母过世,钱天顺将遗体送回到绍兴安葬。等到小姨子长大,女大当嫁,将她出嫁到绍兴孙端的塘湾。

后来,钱天顺又生了四个孩子,共有两个儿子,四个女儿,两个儿子:全福,泉水;四个女儿:菊仙,珠仙,条仙,水仙。在一九三九年九月,又生了一个儿子,取名:泉荣。后来又生了一个女儿,总共有八个子女。

八个子女,十口之家,在章韵锵死后,除了仍然住在老屋,吃穿要靠钱天顺自己,夫妻俩养八个小孩,其艰苦可想而知。

想不到,等到全福长大,正好赚钱补贴家用的时候,一场风波兴起,让钱天顺一家顿时又陷入困境。

 

五、穷苦受压迫

一九三五年的春天,国民党要抽壮丁,崧厦章家村有一个名额。钱全福正好二十一岁,符合抽壮丁的条件。抽壮丁的办法,也就是大家抽签,各依天命,无话可说。如果抽一名壮丁,抽到一号,一号就是壮丁。如果抽两名壮丁,抽到一号、二号,就是壮丁,依次类推。

这一次抽壮丁,符合条件的青年全部到齐,依次编号抽签。乡长的儿子抽到一号,钱全福抽到七号。照道理,应该是乡长的儿子做壮丁。

但是,因为钱天顺是外姓,在章家,姓钱的只有他一家。这时候,乡长章秉中,保长章秉乾,甲长章秉均,三个人商量停当,看钱家无权无势,又是外姓,以为软弱可欺,便决定调包,让全福去顶替壮丁。

几个人来到钱天顺家,软硬并施,要让钱全福去当兵。钱天顺磕头求乞,向他们再三要求,总是店王长,店王短,求得眼中出血,脚髁头起泡,一个田鸡要性命,一个水蛇要肚饱,章秉中他们无动于衷。钱天顺只得与他们辩论:

“第一号到六号,也可以去,为什么不去,一定要我们去呢?我是见眼无亲人,依靠你们店王帮助,苦度生活的。现在这样重的负担,我已将全福的船装好,依靠长子的协助,维持生活了,终究诸位店王,手擎高点,另想办法,救民暂生。”

但章秉中他们却说:“老天,你要知道我们对你的帮助,你要摆点良心,上面的命令,不是马虎的,你也不要给我们为难。一号到六号的,都是我们姓章的,我们卖族总是不卖的。这都是我们的好言,还是去好。”

钱全福为了逃出充军的火炕,便从家逃到杭州去了。但这时,正是青黄不接、柴荒米贵的春天,无衣无食之际,全家人半死不活,仅以糠菜度荒。

有一天,章秉中手下将钱天顺叫去,威胁说:“你这牛屁,我店王再三的向你说好话,但牛不入耳的东西,你不要当是逃掉是个好办法,但是逃了和尚不逃寺。我们店王关门养你虎,但是你虎大会伤人呢!上司的命令,请我们去为难了,你的依心何在?老实告诉你,全福不去没关系,你在七天内交银洋二百元,我们另外支想办法,买一个壮丁吧!你拿不出,老实叫全福去,不要害老子烦恼!”

照道理,既然章秉中儿子抽着了一号,自己不去,要买壮丁,钱也应该由章秉中出,不应该要钱天顺出。

这时,钱全福向外一逃,钱家少了一位劳力,已经是口食难度,那里还有这么多的银洋呢?

在三番五次的压迫下,钱天顺没办法,无奈之下,只得写信去杭州,叫全福回来当兵。但全福回来没川资,又反正是当兵,就直接投到了杭州的钱江司令部。打证明来后,乡政府当壮丁送交上司,这场风波终于如此扑灭。

但是很不幸,钱全福从当兵后,只在八个月回过一次乡。一九三六年七月,在一次抗日战斗中死于萧山,年仅二十二岁。

此后,钱天顺夫妇的心情,总如钢刀游一样。到处都是虎狼豺豹的世界,无依无靠的异姓人,哪一个会给他们申冤呢?

钱天顺没有船撑的时期,总是吃着糠、麸皮头、草子头为食,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,向人低头三分走路,这样的苦难言而难尽。

丧子之痛,伤心之苦,使钱天顺因此背上了暗病。一九四○年七月病发,口吐鲜血,背肩生疮,卧病七个月,家内空空无物,无力医治。

钱天顺睁着双眼,望着远处,仿佛又看到了章韵锵,又听到章先生对他说:

“中国老百姓,实在太苦了,这世道不变不行,应该要革命!”

“对!一定要革命!”

钱天顺睁着眼睛,默默无语。于一九四一年正月初三病死,时年五十二岁。

俗话说:“好男不当兵,好铁不打钉。”至此,才知道了其中的含义。也由此,知道了国民党“兵败如山倒”的原因。抽壮丁,不得人心啊 !

 

(据钱泉水老人口述整理 2011.7.3)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文明天地--www.wwmm.cn

 
互联网 文明天地 百度国学

文明天地.中国 浙ICP备05021443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:33060402000462